社区文化与教育 |【梅州市】口述历史其二:百行孝为先,好家风养育出的清华生

2018-08-08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个特别的故事,以前我们学历史的时候,老师总是跟我们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过去的事情或许已经过去,但是曾经所停留过的瞬间,所感悟过的一切,必定心中长留。前人的故事,走过的道路,知晓的道理,有很多也值得我们后人警醒。

我们东郊村位于人文秀区攀桂坊,这里人杰地灵,出过很多历史文化名人,不管是哪一个时代,总会有一些自己特别的故事。

这次我们走访了村内的一个近代的“状元郎”,他为了一个“孝”字,毅然放弃首都的高官厚禄,回到家乡侍奉老母亲,对于我们的好奇和感动,他只是很平淡的说,想落叶归根。

 

/ 口述史对话节选 /

社工:是为了什么回到梅州?

黄公:我有一个80多岁的老母亲,没有人照顾啊。(她年纪大了出不了北京,只好我回来了。我一个伯父跟我说,要落叶归根啊。)

社工:从北京回来有没有后悔。

黄公妻子:不会这么想,有人说专业可惜了,在外面发展更好。但是有利有弊,回来专业也没有荒废,还是有用到,很多邀请他去帮忙。

张教授:你近期还有没有回去北京?

黄公:(今年83岁)当时去北京读书的时候,北京风沙很大,环境还没那么好,在北京呆了18年,还是很喜欢北京的。(清华大学60年毕业相册拿出来给大家看)很遗憾,大学一个班六十多个人剩下一半的人(36人)。

黄公,祖籍在东郊村,早年一大家在福建武平谋生,家里九姐妹,四个儿子,五个女儿。1956年北京上清华大学,读了六年(5年半),本科学历,读的专业是给排水。

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到北京,靠助学金完成了清华大学5年半的本科学习,18/19岁去清华读大学,因为南北方差异,饮食不习惯;天冷的时候,因为气候问题外出时眼睛总是冒雾,六年就回了一次家。

考清华前比较穷,家里妈妈让他养一只猪可以用来当学费,放榜的时候很多人都早早收到的因为放榜看到了录取通知,他很晚才收到消息,因为北京很远,信邮寄过来很久,最后一天才寄到。读书的路费是他母亲跟亲戚借了一部分,学校给了一部分,疼他的老师还把自己的毛衣脱下来给他穿去北京。说起这里,黄公一直都很感动。

毕业后去了部队,在部队的时候是搞技术的,基础训练还要参加,下去学习怎么当兵,当过副连长(两杠一星)。当兵回来是因为70多岁的老母亲独自一人在梅州,哥哥在西安安家,弟弟去了厦门,他为了照顾老母亲,主动写申请信向部队申请回老家,60岁从规划局退休,(因为规划局的年轻干部经验不够,所以规划局返聘了黄公回去指导把关)又干了10年,70多岁才真正退休,(最早回来工作是在西阳的纤维厂工作,后来工厂倒闭了,去了自来水厂,参与和设计了梅州的自来水厂建设,后面被大埔镇等地方邀请去指导建设自来水厂,学的给排水,当时的条件没有现在这么好,都是周六周日专门过去指导。后来年纪大了,老伴说要退休了,不能再干了)退休有工资,退休后返聘又有一份工资,靠着这些才把攒下来的工资建成了现在的房子,房子是用自己和老婆的一个名字命名。黄公说人生应该乐观过好每一天,不能悲悲切切(高高兴兴、说说笑笑、乐观过日子)。退休后喜欢跳交谊舞的黄公和老伴,到南山的老年人活动中心跳舞,跳了有十几年,后来老年人活动中心拆了,就没有去跳舞了,现在每天晚上看民生820,下午三点多到四点半散步,四点半之后会回家做饭。退休后也有很多老同事骑车过来这边找他玩。黄公很热情,社工一进门就要开红灯迎贵宾,着实显现出他的风趣幽默。

黄公有50年以上的党龄,“七一”的时候以前单位的领导过来慰问,黄公觉得这是一种荣誉。黄公给我们看了他60年的清华纪念册,还在世的清华学子的60年照片。感叹时光流逝,不少同学已经不能再聚了。

对于后代孙辈的教育理念,黄公跟我们说起读书时候的故事:读高中的时候喜欢看小说或是业余的书,同学让他好好学习,他说不要紧。高三的班主任跟他说,让经常考第二名的他报清华,结果真的只有他考上了。黄公认为读书不能读死书,该读书时读书,该休息时休息,天天背书考第一名但没有实际消化运用知识的人并不一定可以考上好大学。

现在孙子考上了本科线,以过来人的经验建议孙子读嘉应大学,孙子不同意,他就尊重孙子的决定,但是在地方选择的时候“北上不可以,广深可以”,希望孩子可以离家近。

“父母在,不远游”。每个人的人生选择不一样,为了自己认可的事情大胆做出决定,为了自己珍惜的人而甘心留在小城。年轻的社工总是会在幻想,如果当初做的决定不一样了,那是不是黄公现在的结果也就不一样了呢?其实,我们自己又何尝不是因为思念家乡,为了家人才决定回到家里成为双百社工的呢?

家乡的一草一木,在心里根深蒂固,小时候父母的养育和付出,他们的教育箴言一直记忆至今。留在父母身边尽孝,也是最大的成功吧。

若不能常伴父母左右,那偶尔一个电话的问候也是他们莫大的欢喜了!

 

梅州市梅江区金山街道社会工作服务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