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市】妇女生产互助小组与糯米酒的故事之糯米酒与糯米文化

2018-10-22

2018年4月和5月,生产互助小组经过多次会议的讨论,最后确定第一个生产的项目是糯米酒。其实一开始,糯米酒并不在初选名单,妇女小组前期说过做甜橄榄,可是考虑到4月份橄榄还没到采摘的季节;小组的云阿姨说制作酸杨桃,因为在学校后面有颗杨桃树,果子结的很多,但结果细细讨论后,关于杨桃,大家都不太知道怎么做,也感觉跟自己的生活没有什么关联。在确定生产产品时,一群妇女天马行空的想了很多,都因为一些原因否决掉了,最后选定糯米酒,也是因为大家觉得是最合适的。

 

为什么选择糯米酒?

与妇女息息相关的糯米酒,代表着大岭下村的糯米文化。

对于大岭下村村民来说,糯米酒的制作技艺、饮用习惯是靠一代代传承的。小组里有个阿姨做了30多年的糯米酒,阿姨说这里妇女坐月子是一定要喝糯米酒的,用糯米酒煮鸡,糯米酒煮鸡蛋等,这是一直从老一辈到现在流传下来的传统,老一辈的人都说糯米酒是产妇或中老年人、身体虚弱者补气养血之佳品。现在的人除了月子喝平时也会喝糯米酒,我们知道的一个阿叔每天都要跟着三餐喝一小杯。

对于大岭下村村民来说,糯米酒是生活营养佳品。糯米酒的营养成分很高,纯糯米、纯手工制造,没有任何其他的添加剂,糯米经过酿制,甘甜芳醇,营养成分更易于人体吸收,用糯米酒炖制肉类能使肉质更加细嫩,易于消化,糯米酒能增进食欲,有助消化,促进血液循环、润肤的功效。

对于大岭下村妇女来说,糯米酒制作是她们引以为傲的技能。大岭下村是个传统的客家人村落,糯米酒是最能代表这个村庄文化的一个标志,小组里大部分阿姨都会做糯米酒,有个别阿姨还是酿酒的能手,酿了30多年的糯米酒,所以大家比较有信心做糯米酒。

但做好糯米酒,也是存在一定风险,小组的珍姨说:“酿酒、做豆腐,无人称师傅”,意思就是:酿酒和做豆腐都是门技术活,有一定的难度,没有人敢在别人面前称自己是这方面的师傅。

 

糯米酒怎么制作?

1.春季的3月、4月或秋季的中秋前后是酿糯米酒最为适宜的时间。

2.浸泡糯米4-5个小时→木桶盛米放入锅中蒸熟→冷却糯米→加入酒饼(发酵)→放入酒缸(24小时)→洒酒(一天2次,为时5天)→加入剩余须加入的酒→封缸→装酒

 

与妇女共述糯米文化

从组建到糯米酒的生产,妇女小组朝夕相处了半年多,这段时间大家的话题都离不开糯米酒,如糯米要蒸多长时间;糯米酒要加几度的“北酒”(酿糯米酒的一种原材料)更好;家里老一辈的人传承下来的经验等,这段大家在一起开会讨论、团建和生产糯米酒的日子里,妇女们更加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糯米酒是切入话题的工具,但随着不断的聚会和交流,聊的话题也越来越广泛,并非局限于聊糯米酒,据阿姨们说以前家家户户都种糯米,一些做糯米酒,还有一些磨成糯米粉,在各种节日或重要的日子里如中秋节、冬至、元宵等,做成“煎堆”(客家话,皮是糯米粉煮的,用绿豆沙或者花生碎做馅料)、糍粑、“惜圆”(客家话,像汤圆一样,没有馅的)等小吃。当地的风俗是冬至吃了“惜圆”就长大一岁,或者家里有重要的客人和新人来的时候会奉上一碗甜“惜圆”,表示尊重和欢迎。邓婆跟我们说:以前还会把糯米丸子用细竹枝穿起来挂在家门口自然风干,然后煎着吃,在当时,这样的糯米丸子是深受大家欢迎的零食。琼姨回忆起自己的奶奶以前酿酒的方法,说起在粮食不够的时候酒是怎么酿的。阿姨们聊的更加兴致勃勃了,思绪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她们的童年,回到了她们以前的点点滴滴。

 

社工:大家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糯米酒的?

琼姨:自己小的时候就看家里的奶奶酿酒,后来又经常看自己的妈妈酿酒。那时候自己都不懂得品尝,第一次喝觉得好辣,不好喝,哈哈…

珍姐:我爸爸也会酿糯米酒,平时经常自己酿,他酿的酒也很好,我是从自己坐月子开始喝糯米酒的。

金姨:我们家年年都至少酿一缸酒,我丈夫每天都要喝。

清姨:从小就见家里人酿酒,小时候还见过自己的奶奶酿甘蔗酒,甘蔗酒没有糯米酒好,但是以前粮食少,也会用甘蔗酿的酒作为原料和糯米酿成糯米酒。

小周:我是嫁到这边来才知道糯米酒,我们家广西那边没有酿糯米酒,坐月子的时候吃了糯米酒煮鸡。

小梅:我自己的妈妈都会酿酒,坐月子的时候会吃,平时也会喝。

社工:每天都有喝糯米酒吗?

金姨:我丈夫每天午餐、晚餐都要喝一小杯,我也会跟着一起喝,如果每天喝一点点,对身体很好。

琼姨:几乎每天都喝。

清姨:我不会喝酒,家里人喝,家里也是常年都有酒,有放了好几年的老酒。

珍姐:基本天天喝,我用糯米酒泡点红枣枸杞进去更加好,补血养颜。

小周:没有喝,不会喝,就是做月子那个时候吃了糯米酒鸡。小组里的阿姨有三分之一的都会喝酒,其他的可能就家里人喝,自己比较少,但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糯米酒。

社工:为什么是糯米,而不是其他食材?

珍姨:糯米营养高,我们这里以前几乎家家户户都种植糯米,北方产高粱酒,他们都是种高粱的,我们都是种糯米的,用糯米做酒。

金姨:一直延续下来的,都是用糯米来做酒。

清姨:以前也有用甘蔗做酒,甘蔗酒没有那么好喝。

妇女们在聊的时候一些年纪稍长的阿姨会经常回忆到过去,琼姨回忆起自己的奶奶以前酿酒的方法,回忆起以前粮食不够的时候酿酒是怎么酿的等,阿姨们聊得更加兴致勃勃了,她们开始发现这些故事对于自己的生活、村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开始发现这些文化的闪光点。经过社工进一步讲解,她们开始懂得产品的真正意义,糯米酒、糯米文化是这里特有的一种文化象征,糯米酒的产出也会带着大岭下村的印记传播开来,无论村民身在何方,无论是长辈或晚辈,都增强了对村落的自豪感和归属感。

因为制作糯米酒,妇女们凝聚在一起,妇女们没想到她们生活中常见的糯米酒可以让她们多了这么多可以聊的话题,也可以让他们创造价值。在酿酒和开会的过程中,妇女们觉得自己的能力被肯定了,更加有价值感,日子也比之前更加充实。因为这些价值肯定,妇女小组在进行下一步运作时非常积极地参与其中,渐渐地,妇女们的凝聚力和内动力更强了。

揭阳市揭西县京溪园镇社会工作服务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