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百计划”一周年】专家学者话“双百”

2018-07-26

广东“双百计划”将社会工作人才引向粤东、粤西、粤北地区,引领到加强基层基础工作中, 引领到服务民生、兜底保障、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发展大局中。“双百计划”对促进城乡社会服务均衡化起到哪些作用?对夯实基层基础有哪些推动作用?对全国其他地区有什么启发?《中国社会工作》杂志社邀请相关专家进行探讨和分析。

陈 涛——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法学院首席教授,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灾害社会工作专委会主任、农村和理论专委会副主任

李锦顺——华南农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工作系党支部书记、副主任

周小燕——全国专业社会工作领军人才、广东省十二届党代表、深州市慈卫公益事业发展中心总干事

记者:“双百计划”将近千名社会工作人才引到粤东、粤西、粤北等地,在夯实基层基础、推进基层社会服务专业化、精细化发展的同时,也为欠发达地区培养起一支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广东的这个举措对全国其他地区发展社会工作、促进城乡社会服务均衡化、夯实基层基础工作有什么可以借鉴之处?

李锦顺:“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乡镇人力不足的问题很突出,到了村两委,人手不够的问题更突出。基层干部没有时间认真倾听村民的真实需求;农民的原子化问题造成了政府行政成本较高;基层民政工作落地的载体缺乏等,这些正是基层工作中普遍存在的软肋,在工作理念和手法上迫切需要精耕细作。“双百计划”的实施,让基层基础工作有了载体,值得借鉴、推广。

周小燕:“双百计划”是党和政府领导下的重大民生工程,广东省民政厅依托社会工作专业优势,组建专业社会工作人才队伍进驻粤东、粤西、粤北欠发达地区提供兜底性社会工作服务,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尤其是弱势群体对美好生活的需要, 这对完善全省社会治理创新、夯实基层服务具有重要作用。过去十年,珠三角地区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发展了上千家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开展服务, 已初具规模。相较于珠三角地区,粤东、粤西、粤北地区社会工作发展在财政资金投入、政策制度建设、人才激励保障、机构培育等方面都存在短板。“双百计划”有助于促进社会工作区域协调发展,打破了粤东、粤西、粤北地区和珠三角地区、城乡社会工作发展不平衡的瓶颈。“双百计划”设置了稳步增长的薪酬保障机制,聘任合同以5 年为周期,有利于稳定专业人才力量,从中也吸引了部分在珠三角地区从事社会工作服务的社会工作者以及本地户籍青年人返乡就业,这对打造一支本土社会工作队伍很有借鉴意义。

过去十年,全国不少地方形成了各地的服务亮点和地区特色,也遇到了社会工作人才紧缺、项目周期偏短、财政投入不足等普遍性问题。改善现有状况,可借鉴“双百计划”的机制和模式。

 

记者:“双百计划”作为政府推进基层服务提档升级的工程,其精髓是什么?

陈涛:“双百计划”的精髓有以下三点: 一是“政社协同”的全程社会工作行政与服务行动。在“双百计划”政策创制与推行过程中,政府与专业力量密切协同,保障了实施的行政有效与专业品质。当然,“政社协同”并非一蹴而就,而是一个不断达成的过程。双方在坚守共同价值目标的前提下,不断深化对共同目标的理解,这是值得赞赏的经验。

二是助人服务与促进社区发展相结合。“双百计划”强调社会工作者驻村服务,实现重心下移、夯实基层,打通公共服务“最后一米”。“双百计划” 还强调在做到照顾好本村居那些遭遇各种困难和问题的家庭及个人需要的基础上,以整个社区为单位, 广泛挖掘社区优势和资源,调动全社区的动力与活力,发展成为一个有行动力、能用集体的力量来解决社区自身问题并追求更好的社区家园共同体。这种“社区为本”的服务策略,更切合农村等欠发达地方的现实。

三是推动新鲜血液注入基层社区,实现“造血” 功能。双百社工大多是从本乡本土招聘的,能保障社会工作人才队伍的稳定性和服务所需人力资源的可持续性,实现更好的服务效果。这也是调动和运用本土人才等资源来发展本地社会事业的重要做法。同样可看到,专业力量与本土力量也有一个不断磨合的过程,这正是社会工作专业性的具体表达与实现的过程。这对政府部门和公共服务领域的工作带来创新。

周小燕:突出了党对社会工作的领导、推动了区域协调发展、抓住了专业人才的关键环节,这是“双百计划”的最大特点。

在顶层设计上,强化了党对社会工作人才的领导,在党委、政府系统内培育起一批精通社会工作业务,擅长社会工作行政管理的干部队伍,提升基层民政服务水平。过去十年,广东通过出台政策鼓励报考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已经储备了一批社会工作人才,“双百计划”给了社会工作者一个施展才华的平台;在人才激励上,“双百计划”保障了广大一线社会工作者的薪酬待遇和上升空间, 签订的合同以5 年为一个周期,地方党委、政府均在办公条件和住宿条件上予以保障;在人才培养方面,“双百计划”有持续的督导、评估、培训等培养方案。这对稳定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激发社会工作人才的积极性具有较大吸引力。

 

记者:“双百计划”对社会工作助力夯实基层服务有哪些推动作用?

李锦顺:我认为有以下几点:资源整合方式上, 国家实行乡村振兴战略深入人心,城乡一体化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双百计划”吸纳的人才大多是返乡青年,改变了过去资源由农村向城市单向流动的局面。城市志愿者和社会组织通过“双百计划” 平台,进入农村天地;高校学生利用专业实习,在农村开展专业活动;高校教师利用业余时间,担任兼职督导。农村的房屋建筑师、教育、医疗、技术、管理和服务资源都极其匮乏,这些资源被社会工作者链接到农村,为乡村发展注入新力量,带动多元治理体系的形成和发展。

资金筹措方式上,“双百计划”的资金由省、市级政府共同投入,2017 年投入5000 万元专门用于社会工作者工资发放,此后每年递增5%。每年投入500 万元,专门用于聘请社会工作督导。李嘉诚基金会资助200 万元用于相关培训及粤东地区项目资助。这些政社资源均为开展“双百计划” 提供了基本保障。

理念和操作方法上,“双百计划”主张与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注重村民的参与、合作,利用社区资源共同解决问题,推动社区发展。这实际上是重拾党的群众路线。具体操作上应用了社会工作的地区发展模式。双百社工通过对优抚对象、五保对象、低保对象等民政对象的帮扶,发展刺绣小组、山歌对唱小组、恢复传统武术、饲养走地鸡等,搭建农家幸福学堂、社区大讲堂、创业讲堂等平台, 成立合作组织和志愿服务队伍,推动边缘弱势群体自助与互助合作,在这个过程中重建美好社区与幸福生活。为顺利开展,“双百计划”还对社工站所在镇(街)党政领导、市(县)民政相关干部等实施系列培训,提升专业认知,建立监测与评估组, 专事监测服务运行过程,达到以评促建之效。

 

记者:“双百计划”已运行一年,对现有状态, 您认为还有哪些需要改善之处?

陈涛:“双百计划”有了一个很好的开端,各方都应对之有更多耐心。同时,珍惜和爱的一种表现就是不断反思与改进行动。“政社协同”的社会工作与民政服务政策实践需要在更多层面寻求更加有机地默契合作。在此有一点值得特别关注,到村居服务的社工团队,与村居两委的协同需要更加重视和加强。社会工作专业服务的具体提供方式上还待改进完善,比如社工站的位置或站点建立的具体场所虽然很重要,但确保社会工作者走进群众中、抵近社区群众开展工作更为关键。在城乡一体化趋势下,基层社区、乡村中的资源,开放与流动将是常态,这对社会工作者来说挑战与机遇并存。整个“双百计划”乃至相关行动团体需要基于这样的认识来更好地把握行动的方向。

周小燕:目前“双百计划”正处在一个成熟稳定的关键期,接下来应通过制度保障让社工人才队伍稳定化、常态化,在财政资金保障上系统化、制度化。

 

文稿来源:广东民政